“你願意再生嗎?”
  隨著各地貫徹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啟動實施“單獨二孩”政策精神,目前各地開始紛紛排隊出臺上述政策。
  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情形是,各地符合條件的民眾對於生育二孩的可能性,表現了濃厚興趣,且國家衛生計劃生育委員會委托第三方機構在全國做的調查顯示符合單獨二孩家庭,有生育二孩意願的比例達到60%。
  如此高的數字甚至讓一些地方政府官員感到意外。
  山東方面調研顯示,本地符合條件的城鄉有二胎生育二孩意願的比例分別達到70%、85%。山東去年6月以來,申領二孩《生育證》的同比增加26萬人。山東測算,預計2014年到2018年,二孩出生年均增加25萬人左右。北京目前調查的符合條件的可生育單獨二孩女性有50萬人左右。
  不過從事實際生育調查的多名專家幾乎一笑了之,“有生育意願和是否會生,是兩個概念。”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陸傑華對記者說。
  本報調查瞭解到,截至目前,浙江、安徽、江西已經啟動了單獨二孩政策。北京、江蘇、湖北等地預備在3月實施,更多的地方,包括重慶等地預備在下半年或者年內實施。但是也有一些地方,比如像甘肅、雲南等地還在分析研究之中。
  統計數據顯示,2012、2013年年中國勞動年齡人口分別比上一年下降了345萬、244萬。中國社科院也有測算認為,目前全面實施單獨二孩政策,實際多生的人每年不到200萬。按此看中國勞動力總量下降的趨勢不會變化。
  地方排隊出單獨二孩政策
  所謂的單獨二孩政策,是指夫妻一方是獨生子女,可以生育2個孩子。這區別於雙獨二孩政策。雙獨二孩政策需要夫妻雙方都是獨生子女,過去已經這樣的夫妻生育2個孩子。
  根據各地兩會發佈的政府工作報告等相關消息,浙江、江西和安徽已經開始實施單獨二孩政策。北京、貴州、湖北、江蘇預備在3月份啟動單獨二孩政策。
  重慶、廣西、內蒙古,湖南、四川則提出今年上半年實施。另有廣東、黑龍江、吉林、遼寧、河北、陝西、福建提出將在年內實施。但是雲南和寧夏的政府工作報告,只是提出適時啟動“單獨兩孩”政策。甘肅還在研究之中,寧夏甚至還沒有時間表。
  此外,山東和河南,也沒有明確的時間表。
  對此,國家衛計委新聞發言人姚宏文2月10日指出,目前上海、江蘇等9個省的“兩孩”政策備案工作符合要求,同意其報備意見。經過認真研究,在2014年的計劃生育工作中,穩妥扎實有序實施“單獨兩孩”政策是重點。
  記者獲悉,在啟動單獨二孩政策前,全國已經有相關調研和測算。同時各地結合情況也有類似的測算。
  很多地方測算的數字比較驚人。比如山東公佈的2013年9月調查數字顯示,山東全省超過70%的“單獨”家庭有生育二胎的意願。據測算,若啟動實施“單獨生育兩孩”政策,近幾年全省每年將增加出生20多萬人。
  該省符合“單獨”二孩政策的夫婦中,85%的農村夫婦有生二胎的意願,城市夫婦比例達到70%,遠高於全國60%的平均水平。
  據悉,2013年6月以來申領二孩《生育證》的人數同比增加26萬人。預計2014年到2018年,山東二孩出生年均增加25萬人左右,個別年度人口計生率可能突破15‰。而若啟動實施“單獨生育兩孩”政策,近幾年每年還將增加出生20多萬人。
  “如果明年(2014)7月放開的話,在2015年就會出現生育高峰;2015年1月放開的話,在2016年肯定有個生育高峰。”山東人口計生委有關負責人2013年曾如此表示。
  此前北京市計生委也有類似測算。
  2013年12月的一項調查發現,北京單獨家庭(夫妻一方是北京戶籍,女方在20到49歲)達到55萬,其中已有一個孩子的家庭有45萬。
  願意生二孩的在2011年比例為60%到70%,2013年比例降到50%到60%。預測從2014年開始,前5年是出生高峰,累計增加28萬新生人口,平均每年5萬。從第五年開始下降,後5年一共大約增加20萬。
  調查反映的問題有一定代表性。土生土長的北京男生李大龍(化名)就表示,以後想有兩個孩子,因為自己是家裡的獨生子,“一個人在家常常感到孤單,我不想以後讓我的孩子也像我這麼寂寞。”他對記者說。
  高生育意願或難落地
  高生育意願,學界表示認可,但表示懷疑的是,實際最後真生孩子的可能沒有預期多。
  北京行政學院人口研究所副所長馬小紅2013年做過一次調查,她發現北京戶籍人口想生育2孩的人很多。比如20-45歲願意生育一個孩子的有44.2%,願意生育2個的比例為42.8%,平均生育願意生育孩子1.42個。但是實際真正會生育的並沒有這麼多。
  比如經過仔細的訪談發現,明確要生的孩子的只有37.8%,另外有1/3明確表示不會生2孩,還有1/3不明確。
  調查北京常住的外地人口(外地戶籍)生育意願則不一樣。比如願意生2個孩子的比例的為61.4%。實際會生2孩的比例有56%。
  馬小紅認為,所以生育意願高,實際不一定生,原因是經濟條件不夠。訪談也發現,很多夫妻生了2孩,沒有人帶小孩。還有的年齡有點大,考慮到健康原因不一定生。
  “所以看起來有生育2孩意願的,實際最後生了的,可能不到一半。”她說,雙獨二胎早就放開,但是真正生育的也很少。
  以河南為例,該省2013年的雙獨2孩政策已經實施,領生育證的有2000對,但是迄今生孩子的只有600個。河南省人大常委會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工作委員會主任詹玉榮此前指出,當前人們的思想觀點、個人住房、資金、撫養等情況發生了變化,即使放開了也不會生。
  這種類似的調查在江蘇、上海等地也有。
  中國社科院人口所研究員鄭真真跟蹤多年的調查發現,過去江蘇符合條件生育2孩的家庭,實際只有10%的已經生了兩個孩子;即便在35-39歲的婦女中,生兩個孩子的也不到30%。
  她在2010年的一個涉及到2萬多人的調查還發現,生育2孩的,有52.4%選擇了“家裡一個孩子太孤單”,其次是政策允許(51.8%),仍有近23.0%的婦女選擇了“滿足長輩希望”為生二孩的主要原因之一。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勞動學院副院長、人口經濟研究所所長黃榮清認為,那種將生育意願當實際生育的測算很不合理。
  比如日本婦女一般生育意願是生2個,但是實際平均只生了1個多一點。越南啟動二孩計劃生育政策後,每個家庭生育的孩子也不到2個。
  “想生是一個願望,但是能否最終生出來,受太多的條件限制。”黃榮清說。
  放開二胎的政策節奏
  黃榮清認為,目前即便放開2孩,實際全國勞動力總量下降的趨勢恐難以改變。
  中國過去改革開放30多年年均經濟增速為10%,這與中國勞動力總量豐富,即人口紅利很大有關。不過2012、2013年中國勞動力總量分別下降了345、244萬。這意味著中國年輕的工作人口越來越少,而老齡化人口將越來越多,這使得經濟將難以加快。
  此前一張《中國十大城市生育成本排行榜》走紅網絡。排行榜提出北京生育成本276萬元排名第一,上海247萬元緊追其後。
  該榜計算的是從懷孕生產到幼兒園上學,以及到大學等巨額費用。黃榮清判斷,如果是城市學生,要進入各個考試班等學習,顯然要花費巨資。
  北大教授陸傑華認為,最近3-5年要放開單獨二孩政策,之後要觀察是否導致生育率快速提升,如果不是,那麼應對人口老齡化加快的趨勢,需要儘快全面放開二孩政策,“我個人估計會在‘十三五’期間放開,也就是2016-2020年之間。”
  中國社科院人口所一份報告認為,目前放開單獨二孩政策,實際每年多增加的小孩,不會超過200萬,這低於2013年減少的勞動年齡人口。這意味著人口老齡化的趨勢,並未因為單獨二孩政策而全面扭轉。
  陸傑華認為,統計局給出的總和生育率(一個婦女一生生育數字)只有1.18,這可能是下限,目前學界和政府部門估計的上限也就1.5左右。但即使全面放開二孩政策,實際總和生育率仍只會在1.5左右,不會超過2的人口正常更替水平。
  不過專家也認為,目前仍需要觀察這幾年的單獨二孩執行情況,新的政策才會出來。
(原標題:地方分批推單獨二孩政策 想生未必會生)
創作者介紹

手套

wc81wcsa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