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機器壞掉?還是機器沒電?...認識中醫看中醫和看西醫會遇到完全不一樣的治病邏輯和用藥方式。如果甲頭痛走進西醫診所,醫師可能開立一堆普拿疼給甲吃,如果乙也是頭痛,可能也是吃類似普拿疼的止痛藥,大概每次都差不多是如此。頭痛,所以開立止痛藥,三叔公大表嬸都差不多。但是如果甲頭痛走進中醫診所又找到一位好的中醫師的話,他可能開立一些清肝火的藥給甲吃,而如果乙也頭痛,也走進同一家中醫診所,他卻可能開的是補脾的藥,諸如此類,每個人都頭痛,每個人的藥卻都可能不一樣。 這個道理很簡單,因為好的中醫師是要把已經失調的體質想辦法拉回到正常的水平,而每個人體質失調的狀態都不盡一樣,所以用的藥自然可能也大異其趣。但是相較之下,西醫治病的方式就簡單的多,簡單到好像在賣鞋子一樣,如果你的腳是九號,就穿九號鞋,如果你的腳是七號半,就穿七號半的鞋,這也就是說,一個氣喘的病人就給予氣喘的藥,一個背痛的病患就給予背痛的藥。他不看你的人,只看你的病,只看你的背,只看你的喘。而另一個細膩的地方是,一帖中藥一般是不能一直吃到底的,應該隨著體質的改善而加以調整,這和西醫也有顯著的不同。 所以,這邊再次強調出一個重點,如果中醫也想變的像西醫一樣,想發展一個氣喘方子去醫治所有氣喘的病患,想發展一個成分去醫所有頭痛的病患,這樣子的治病方式,其實已經不是中醫的治病seo方式,而是西醫的治病方式,這是中醫西醫化最直接面臨到的問題,這其實就是西醫,而不是中醫。不幸的是,很多的中醫師乃至於現代中醫的教育早已經落入這種錯誤的胡同裡面。為什麼這麼做不對?因為中醫的精髓並不是在於這邊,這樣做會破壞中醫的精髓。失去了中醫的精髓,其實就已經不是中醫。 中醫和西醫真正的區分,其實不是在於所用藥物的不同,也不是在於所用的手段不同,而是在於治病思考邏輯的不同。用對號入座的治病邏輯去醫治病人,即便用的是再道地的中藥,骨子裡卻已經是西醫的東西。嚴格來說,便是一種西醫。 我們可以簡單的這樣去說,中醫看的是整體身體系統的平衡,而用調養氣血作為中醫的手段,而西醫的思考卻把各個系統各自分開,各自研究,把出問題的地方找出來,各自治療。同時藥物和手段之所以有東西之分,也不是藥物和手段本身的意思,藥物本身並沒有特定的意識型態,治病的思考邏輯完全不同才是中醫和西醫,東方和西方醫學最根本的分界。不是藥物和手段本身。 那麼,西方醫學裡有沒有東方的東西在裡面,其實是有的。比如說,疫苗的發明。從接種牛痘預防天花開始,疫苗的偶然發現,讓西方接觸到「人」這個主體的治療能力,像一座莫測高深的寶庫。簡單來說,什麼是疫苗?為什麼疫苗能預防疾病的感染?疫苗是我們在人體內放進去的一個模仿敵人外形的東西,它可能是斷手斷腳的病毒,也可關鍵字廣告能是被弄死的細菌外殼,我們設想,我們人體一旦認識了這個模仿的敵人,下次真的敵人來襲時,人體便有了識別和對抗的能力。結果,疫苗的注射獲得了空前的成功。疫苗為什麼可以預防感染?因為它刺激人體天生的免疫能力而產生了抗體,也就是產生了抵抗病原體的物質。有了抗體,便有了抵抗病毒細菌的能力。 那為什麼說,這樣的治病方式裡面有東方的色彩,原因很簡單,因為它應用了人體天生對抗疾病的能力。用假的病原體去讓萬能的人體產生了真的抗體。而應用人體天生治病的能力,便是整個中醫的靈魂所在。中醫治病的邏輯認為,疾病會產生,是因為人體的氣血循環不良所致,如果可以改善生病的地方的氣血循環,那個地方就不會生病。中醫執著的認為,健康的身體是不會生病的,人會生病是因為身體不健康,身體只要健康,人體內自然有著無遠弗屆的治療和修復能力。以這一點而來,中醫其實就是一種精緻的自然醫學,幾千年來前仆後繼的中醫所以用來治療的邏輯便是如此。藥物沒辦法治病,真正能治療疾病的,是我們奧妙的身體。 特別一提的是,中醫上談的健康的身體,是一種建立在氣血循環良好的層次那個類似電路系統的身體,而不完全是肉眼看到的那個表面上的身體,是無法切割分別的,這和西方醫學上談的,表面上的那個身體,可以切割分開的那個身體,是截然不同的層次。在這樣的層次下,中醫的另一個認為便是,「上古有真人關鍵字行銷」,也就是真氣十足不會生病的人,是存在的;真正的狀況是,人體內存在著,看不到的自然痊癒的能力,藥物只是一種外在的幫忙而已,這其實就是中醫裡「真人」存在的一種意象。 談到這邊,我們又可以有一種對中西醫更深的理解。對「身體」認定上的不同,是東方和西方截然不同文化和醫學的開始。我們打一個比喻,可以簡單點出,這二種醫學各自擅長的部份,比如說,如果一個機器不動了,或者動的很沒力,中醫看的,其實是電源夠不夠力的那個層次,而西醫看的,是哪個部份壞掉就修理哪部份的層次,電力?留給生命、太陽自己去解決。我們是不是可以逐漸掀開中醫那充滿神秘主義的潘朵拉盒子呢? 從這個例子來看,我們可以同時看到東方和西方這兩種醫學和疾病間真正的距離。 中醫和疾病真正的距離,就是時間。如果一個人肝臟長癌了,大腸長癌了,那麼立竿見影的治療方式,比如切除手術,顯然是必要的,如果仍然執意用中醫調養氣血的方式,就顯得迂腐落後。這個問題就出在時間,時間顯然不夠用。癌症奪走一個人的生命的速度,顯然是太快了,不立即根除,便沒有後續調養的機會。而中醫調養所需要的,卻就是時間。沒有人可以已經站在擂台後,還可以回家休養一、二年再來開戰。這是中醫和疾病之間的距離,這個距離就是時間。而這個距離,中醫從來也沒有交代清楚。 那麼西醫在疾病治療上的距離在那裡?有沒有犯上什系統傢俱麼嚴重的錯誤呢? 很簡單的,如果一台電視機沒有壞,只是沒有插電或者電力不足,那麼要解決的當然是電力供應的問題,不可能去把沒壞的電視機換掉,這個連小學生也會的道理,在西方醫學的執行上有時候卻會犯了這樣子的錯誤。比如說,關節退化,關節退化本身的問題,應該是出在關節為什麼會退化,我們要考慮到關節本身是不是有電力的供應,而不能光只是思考在什麼時候動手術把關節換掉。又比如說,大腦沒電產生一些精神問題,並不能只是思考如何把大腦打的像白癡一樣。很多疾病的本質是出在電源插頭沒插好而已,比如說眩暈症,只要瘀塞的地方疏通了,水庫的水自然可以渲洩下來,症狀自然就可以消失。一個東西如果沒電,或者電力不夠,自然容易氧化壞掉,我們不能只想把壞的東西拿掉就好了,應該要思考它為什麼會壞掉。西醫漏掉了電力的問題,這就是西方醫學和疾病之間最大的距離。 沒電就插上電源,中醫會的就是這樣的東西,如果沒有了這個思考邏輯,那麼就失去了中醫的真義。不過這個問題可以談的很小,也可以說的很大,每個人沒電的狀況都不太一樣,好玩的是,一日千里的西方醫學不會的,偏偏就是這個東西。電力,這看不到的電力真的存在嗎?這些看不到的電力線路真的存在嗎?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網路行銷
創作者介紹

手套

wc81wcsag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